一、行业概况

        家具行业是长青产业。目前,江苏省家具产品品类齐全。发展速度进入稳健的快车道,全屋定制、高定、红木、办公、软体、钢木、金属、木门等家具品种一应俱全,品质高、中、低档汇聚,部分优质家具企业已跻身国际、国内高端家具行列。知名家居商场红星、月星均发源于江苏省,并在全国各省市布局扎根。江苏省现有家具企业近万家,规模以上企业几千家,从业人员达100多万人,总产值达1650亿元人民币左右,家具产量177余亿件,出口近50亿美元,居全国前三。江苏省10000平方米以上的家具商场近300家面积达1500万平方米左右江苏省家具行业协会根据江苏省家具产业分工,相继成立了软体家具、红木家具、木门家具、定制家居、木工机械、家具设计师、家居流通市场等多个专委会和专家委员会。

       多年来,该会积极贯彻落实中央和国家各项方针政策,努力做好江苏省委、省政府和上级有关部门交办的各项工作。制定行规行约,消费维权;组织企业间的交流、学习,协办国内大型展会,组织出国、出境考察,走出去,请进来;制定团体标准,推荐江苏精品:贯彻执行环保政策,促进绿色消费;加大品牌建设力度,向“江苏智造”迈进;加大人才培养力度,开展劳动竞赛,搞好“十大工匠”选树活动;建立知识产权保护联盟,贯彻实施江苏省知识产权战略纲要;加速产业集群和特色产品基地的培育,配合地方政府做好招商引资等。

       二、疫情冲击下家具企业面临的主要困境

       春节过后,新冠疫情呈多点散发、快速蔓延态势,江苏正面临着疫情防控常态化以来形势最严峻的一次考验。为及时了解本次疫情对江苏省家具行业的影响,听取企业诉求,积极为政府有关部门支持行业发展提供建议和决策依据,促进行业经济平稳发展,近期,该会对江苏省家具企业受新冠疫情影响的情况作了深入调研。通过走访企业、采取线上和电话交流,调研企业97家,涉及各类家具企业、家具商场、材料市场、家具会展企业和家具电商、家具物流商、家具行业媒体等。了解到江苏省家具企业在各级政府领导下面对新冠疫情能够顾全大局,克服困难积极应对。一方面,严格落实当地政府疫情防控要求,配合地方政府做好相关防控工作并捐款捐物。另一方面,受疫情影响面临诸多困难,影响企业的生存与发展,需要各级政府相关部门的关心并给予支持。

       (一)物流运输限制多,材料供应不及时。随着疫情管控力度不断加大、很多地方公路封堵,导致企业进货严重延误(2月以来,本省、浙江、广东、上海等地原材料陆续延误15-30天),严重影响了企业按计划生产,交货滞后,客户意见大。由于各高速公路卡口的设立,各地防疫政策的不一致,导致找车难和价格高,目前的运费比年前平均价格高出30%-50%。4月下旬高速通行情况虽有所好转,但部分区县镇的“最后一公里”仍然不顺畅。不仅如此,原材料价格在原有的基础上还在上涨,给企业生产经营带来很多不便,成本上升。

       (二)生产不稳定,交货难及时。由于原材料延期及市场需求量减降,严重破坏了生产流程和周期,生产出现“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现象。停工,工资要发:来料,加班工资又要发,生产成本急剧上升,企业微薄利润被挤压殆尽,造成严重亏损。随着原材料供应的问题,生产出现停线等待或不能配套交货的问题,疫区企业员工隔离防控,导致生产出现岗位空缺或人员不足现象,严重影响产品的交货期、品质和生产成本、效率,给企业运营带来困难。

       (三)销售市场低迷,企业资金紧张。据了解,疫情下销售人员大多居家办公,很多项目不能直接去甲方现场面对面沟通,致使项目滞后或丢失,有些项目也因疫情问题验收滞后,不能按时回款,企业资金紧张。市场低迷、项目(订单量)锐减、且“粥少僧多”,出现一个项目十几、几十家竞争的反常情形,为获项目打“价格战”,压低利润“血拼”,即便获得也如“鸡肋”,公司获利无从谈起,今年订单量同比下降约1/3。国内市场因疫情封控,订单无法按时履行,外地客户不能正常来企考察,业务人员无法正常开展销售活动,客户流失严重。受疫情影响,国内房地产市场不景气,家具消费需求降低,内销市场低迷,开年至今很多工厂基本就没有订单。

       零售方面,封控使商场、门店无法正常营业,各商圈人流量骤降。据几家家具卖场反映,由于人员居家隔离,商场几乎无人进出,处于停摆状态。销售难成为家具企业的头痛之事,流动资金困难。据了解,许多企业在没有现金流进来的前提下,三分之二家具工厂老板现金流只够坚持近3个月。江苏疫情从2月初苏州开始,反反复复到现在已经3个多月,很多家具工厂在生死一线,纷纷采取降薪、控制生产以及呼吁厂房和商场房东减租等形式降低自身成本,部分贷款压力大的企业主已经变卖房、车渡过难关,融资难度明显加大。

      (四)原计划的家具产品展销会不能如期进行,影响企业营销。如上海、广东和江苏省等地原本计划举办的各类大型家具产品展销会也因疫情影响推迟举办或停办,导致许多海外买家不能前来采购,影响出口。家具企业不能按计划拓展经销商,扩大营销面。

       (五)企业管理难度加大。疫情较重地区员工为减少感染大多选择居家隔离,外地员工虽在岗但不安心,工作也不尽心,给企业在管理上带来不便,企业负责人既要安排好员工生活,还要保护好员工的安全。

       (六)各种费用不堪重负。一是社保税费没有减免,属于现阶段工厂刚性支出,长远看导致工厂招人意愿持续下跌,或者重回不规范状态。二是家具制造业工人“高保底薪资”,越来越多的企业主呼吁回归底薪加计件制。

      (七)企业信心不足。一是疫情结束后,企业普遍判断订单会有好转,但不会出现反弹。工厂想恢复元气需要半年甚至一年以上时间。二是疫情过后担心消费者在房地产等方面的投资能力和投资意愿可能会加速下降,导致家具等耐用品消费连续下滑。

        三、关于对解决家具企业困难的几点建议

        本次新冠疫情对江苏省经济发展、行业生产以及微观个体产生较大影响,虽然是阶段性、暂时性的,但却是全局性、系统性的冲击。江苏作为家具大省亦无法独善其身。家具行业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早日解决家具企业面临的实际问题与困难,也是做好民生工程的重要一环。在此,我们恳请政府有关部门尽快出台帮扶政策和采取相关措施,帮助企业尽快度过难关。

       (一)全力保障物流畅通。保障物流畅通也是打好疫情防控“硬仗”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充足的、及时的物资供应,不仅是稳定民生与企业发展的“生命线”,更关系着疫情防控与经济发展“两手抓”的全局,政府应出台相关政策,努力确保产业链、供应链“不掉线”,让企业物流畅通。

       (二)加强对疫情的有效防控和精准防控。为降低对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影响,建议相关防疫部门为家具园区提供划片区集中检测核酸的服务,保障企业的正常运转,对于低风险的地区鼓励恢复正常的人员流动和往来。工业区和生活区、商业区精准防控,不要一刀切,做到精准一些。

       (三)进一步落实减税降费政策。针对企业面临的实际困难,希望政府及相关部门对劳动密集型的家具企业,能够给予阶段性社保减免等措施,适时推出减税降费计划,如税费延期申报或进行适当减免,减轻企业因受疫情影响所导致的负担与压力,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四)加大对困难企业金融方面的支持。就企业当前复工复产、出口等严峻的态势,当前有些企业最 大的困难是因生产周期拉长后资金周转困难,缺少流动资金,需要银行信贷支持。希望能够更好落实抗疫助困的金融支持政策,特别是针对有订单有市场暂时遇到困难的企业。金融机构对实体企业的工业、商业贷款能够执行适当缓交。

       (五)提供企业稳岗补贴、职工职业技能培训补贴等。家具企业吸收了大量的社会就业人员,对社会稳定起到了积极作用,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能制定有利于行业发展的特殊政策,加强家具职工职业技能培训,整合公共资源,加大对企业职工培训补贴范围和力度。

       附件:

       四项调查数据(据81家家具实体工厂有效接触统计)

       一、工厂现金流储备统计

       17.1%的工厂现金流可维持一个月;21.4%的工厂现金流可维持两个月;37.3%的工厂现金流可维持三个月;12.9%的工厂现金流可维持四个月;11.3%的工厂现金流可维持四个月以上。

难!疫情对江苏家具行业冲击有多大?

        二、工厂销量与去年同期相比

       和去年同期相比,增长20%以上的工厂4.9%;增长10%-20%的工厂5.4%;持平工厂7.4%;下降10%以内的工厂5.1%;下降10%-20%的工厂5.2%;下降20%-30%的工厂9.7%;下降30%-40%的工厂18.1%;下降40%-50%的工厂23.6%;下降50%-60%的工厂12.4%;下降60%以上的工厂8.2%。

难!疫情对江苏家具行业冲击有多大?

        三、工厂面临的问题重要性排名

        订单减少83.4%;物流不畅79.5%;疫情复77.4%;成本偏高71.6%;融资困难58.3%;租金不降56.9%。

难!疫情对江苏家具行业冲击有多大?

      四、疫情后对行业回暖的信心指数

      明显好转32.9%;略有好转45.8%;持续冷淡14.1%;不太关心7.2%。

难!疫情对江苏家具行业冲击有多大?

        免责声明:凡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或由企业用户注册发布,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转载稿和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联系我们删除,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